杏壇飄香

晚開的花依然美麗

“老師,我快當完兵了,現在在申請新加坡的大學,上面有一欄:我有甚麼優點,我寫不出來,你可以幫我寫嗎?” 阿凱還是沒自信,不會總結自己的善行去肯定自己。他是負責、任勞任怨,碰到困難不會因循降低標準的人。題目裡要支撐的背後敘事,於是往事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。

想當年他在福智真是辛苦啊!國中時多少回不願意進教室讀書,弄得全校老少,無人不知道有這一號人物;接著在課業沒基礎又沒興趣的狀況上高中,最後用”我敢違規,敢當眾謾罵”的方式來證實自己的存在。我覺得不能再姑息下去,給他一個抉擇:要嘛你寫觀功念恩100則消過,要不就回家;他當然很瀟灑的選擇回家。回去折騰了幾個月,母親陪他試了好幾個管道,但阿凱覺得降級就學很沒面子,那不上學就得當兵,他又聽說跟那些沒受高等教育的人一起當兵會被整得很慘,最後又告饒回來。學校行政的立場當然不能讓他愛走就走、愛來就來。但我看到他媽媽弄得憔悴不堪,就建議學校讓他試讀一陣子。

回到原班依然適應不良,為了一本成扎,差點說再見。因為他在開學幾週後才來,成扎缺貨了,我說用影印的給他,他就拗在那兒。幸好法師那兒還有,法師送他時叮嚀他要好好寫,這點他的確做到。不像高一上那樣空白,但成篇不是懷疑人家看不起他,就是觀過抱怨,或者罵自己爛。不過這些訊息我很珍惜,這顯露出他的痛處,我才知道哪裡要揉一揉,哪裡要敷藥,哪裡要教他自己鬆綁。

因為知道沒退路了,他自己主動希求課輔,有不少老師義務幫他銜接落掉的課程,功課慢慢上軌道。到高二他居然可以在社會組裡保持在前十名,可以協助那些沒跟上的同學,也當起勤務股長。他自己是很有潔癖的,但硬要求別人的水準要跟他一樣就會心有千千結。這下我真有得忙了,老師又不能不挺幹部,一邊要安撫被他惹惱的人,一邊要讓他學會怎麼善巧執行,教他怎麼規劃、分層負責。

有一次他又用高姿態要求同學,引得自他都跳腳,我陪他散步,不知哪來的靈感,跟他說:”我覺得你這種只命令人家、卻不聽命令的習性,上輩子一定是當了類似國王或高官。你一定照顧過不少人,不然這輩子不會有這麼多人想幫你。但這輩子沒那麼顯赫,可是這種要求別人的習慣卻一直在,反成了你困擾的主因。聰明一點,是不是應該角色不同,台詞身段就跟著變?”奇怪,他開竅了,從此對同學就委婉很多,而且本著”人家不做我來做,我很殊勝”的想法,不但盡責,而且比較少怨言,同學看到他的進步,接下來高三都選他當勤務股長,他也樂在其中,把教室戶內打掃地井然有序。

畢業了,不管有沒有學會,都得走了。有一天我想起不知他開始當兵了沒?這孩子當初就為了怕當兵,才忍著很多不情願,回學校把高中讀完。不知他受不受得了?唉!與其心懸著,不如實際問他媽嗎,沒多久,陸陸續續接到阿凱的line,的確是一番奮鬥,只能盡量鼓勵他,但心中懷疑這樣做有用嗎? 那麼多年在學校教觀功念恩,他好像都沒學會正向思惟啊!

沒想到十月底接到他的訊息,說當完兵要回學校一趟,這個當年待不住,一直想離開的孩子,十一月中旬返校,到每個單位感恩道謝,也很誠懇地拜訪校長,這讓當年扮黑臉的校長很驚喜。他當眾分享在當兵時,碰到吹毛求疵的長官,他覺得”業回來了,我以前就是這個樣子!”所以還很容易忍過去了。長官抽查內務,他的永遠都依規定,因為在園區就練好物有定位。碰到一些找碴的大哥,他練習觀功念恩,最後人家都很義氣的把他當成同一夥的,不再為難他。整個營區的洗衣間,只有他天天用手洗衣服,因為在園區已練好這個習慣,而且這樣週末回家就不會造成媽媽的負擔。

啊!誰說阿凱沒學到?種子早已埋下生根,只是開花的比較晚而已。晚開的花,依然美麗芬芳!所以我這個當園丁的只管種花,不一定急著要看到那片燦爛,它終歸會開!

作者:福高老師謝淑珍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