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壇飄香

現代花木蘭

  國中時媽媽說我任性,我不相信。長大後朋友們說我熱心活潑,不可能任性。教書後卯足全勁,努力不懈,跟任性絕緣,我一直這樣認為….直到在蔡毓華校長身邊做事,我終於知道媽媽是對的。
  蔡校長在我心中是個很特別的修行人,她也是園區的元老。早期高中尚未立案通過,但她很早就參予規劃,那時我們住宿在一起,她給我的感覺是冷靜嚴謹,從不會像我老是散心雜話,浮浮泛泛。當時覺得這位長者修行量一定很高,但也沒多想。
  之後她當了國中的教務主任,我終於比較有機會接觸到她,在那幾年中發現蔡校長的字典中沒有「困難」兩個字,再棘手的事,再複雜的情境她都會透由祈求,用信仰穿越它。這令我非常佩服,因為只要她認定是師長要做的事一定使命必達,即使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。
  這幾年她當了高中校長,自己跟在旁邊看了幾年,其中的艱辛苦楚非外人所能理解,看著她每天馬不停蹄的處理校務,制度的長治久安,人事的溝通協調,校舍的建設規劃,老師的關懷培訓,學生的學習引導,對外的接軌轉型…有太多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壓力、責任、困難考驗她,但她一一概括承受,不管用多少體力和心力,她永遠走在前面帶領我們突破一關又一關的難題,一直到現在她依然屹立不摇地堅守在風雨最大的浪口,勇悍地承擔師長利益眾生的教育事業。
  有時看著她消瘦的臉頰,自己會在心中悄悄讚嘆!多麼勇悍的女戰士,像個將軍般帶領大眾奮勇利他而矢志不移。我覺得她是現代版的花木蘭,不同的是花木蘭是代父從軍,而校長是代師建教。
  就個人而言校長真的對我很好,在和她共事的那幾年,她從來没要求過我做任何事,所有事務她一定採取謙卑的態度跟我商量,也從没用過生氣的口吻跟我說話,反而是我不高興時就對她没大沒小,但她從來没怪過我。而每次面對我們意見不同時,她總是尊重和傾聽我的想法,遇到溝通不了,處理不來的人事,她一定給我最大的內外支援。
  再度回想那段同甘苦,共患難的日子我才明白校長包容我很多很多,也更證成媽媽說的没錯,我很任性。
  校長以一個長者的風範教我謙卑,以一個儒者的行持教我孝悌,以一個修行人的風骨教我勇悍。如果說這幾年我在園區有一點點小小的成長,該歸功的人一定有蔡校長。謝謝校長曾在我的生命中扮演著呵護我成長的角色。也希望您能多多保重自己,才能照顧更多更多的後進。
作者:福高老師 鄭麗娟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