園區心故事

我們是一家人

  今年暑假我們班南區學生在福智大港埔教室課輔,我住高雄,因此就近去教室關顧上課的學生。當天姊姊帶著將讀高一的姪子來看我,她從旁觀察學生的言行舉止,很驚訝地對我說:「這些學生真的是國中生嗎?他們的笑容好開心,每個孩子看起來都很純淨天真。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這麼的無雜染?」姊姊對比同年齡的孩子,心有所感,才這樣說。

  期間,我曾帶學生去我過去上研討班的教室做義工。他們一如在園區平日的習勞,分配到工作,很快就完成,不會拖拉,擺臭臉,也因此贏得很多義工的歡心,頻頻稱讚他們,學生也對義工們說是老師教得好。學生被稱讚,身為老師的我,真是與有榮焉。但是,我真的很會教嗎?
  記得去年11月剛到國二孝戶內時,我第一次當學務老師,很多狀況是手忙腳亂,身處陌生環境,一面顧著執行勤務,一面要面對三十幾個青春狂飆期的孩子,想起來真是心有戚戚焉。他們是這裡的老馬,我是菜鳥,常覺得孩子欺生,讓我招架不住。

  雖然我們是師生關係,我始終把他們當成朋友,我是他們的大哥哥。因為從小是阿公、阿嬤照顧我一個人長大,內心很渴望親情友伴,所以我真心願意陪伴他們。

  今年1月寒假結束,學生從溫暖的家回到學校,黃昏時看見某某望著父母離去的背影,暗自啜泣,我靜靜地走過去安慰他:「爸媽要回去為生活努力,你應該也要堅強起來,不要讓爸媽擔心,你並不孤單,因為這裡除了同學,你還有我,我們就是一家人。」聽了我的話後,他轉身抱著我哭得更傷心。」

  開學後,有一次,某同學找藉口不吃飯要留在戶內休息,其實是要聽mp3,這位同學平時和我交情不錯,但他對我說了謊,令我十分難受,我真心待他,怎麼可以這樣對我,難過之餘,我生氣了,旁邊的同學看到情況不對,馬上就來安慰我,同學也知道自己做錯了,但一直不敢和我說話,持續了四個多月。在一天晚上睡覺時,我發現他沒有蓋被子,順手就幫他蓋上。原來他還沒有睡著,竟對我說:「老師對不起…..」就握住我的手一直哭......
  在園區幾個月工作壓力大,加上感冒一直沒好,家人勸我不要做了,回家休息。我跟戶長說明辭意,晚上就有同學找我,小男孩哀求的口吻,說:「老師不要離開我們好不好,少了你,我們的家就不完整了。」當時我也沒有做任何的回應,回到房間,卻發現門縫塞了滿滿的小紙條,內容希望我不要走,希望我能陪著他們一起長大,他們的話打動了我的心,也讓我感受到原來我......還有一個家,也打消了去意。
  身邊這群活潑的小男生,頑皮難免,卻懂得反省,有人行為太過了,事後會主動來道歉,相處久了,愈了解他們,就愈喜歡他們。一位馬來西亞來的孩子,從一開始看到我有困難,就會主動伸出援手,幫我解圍,一直陪我到現在。短短不到一年的師生情誼,他們豐富了我的人生,更讓我在園區看到教育的可貴。 
作者:國中學務 張宏智

One Comment

  • 陳淑芬

    非常感動,心的交融,無限美好。在看似不好的境界中,卻成就了彼此心的提升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