園區心故事

與三千隻丫鴨的美麗邂逅

  去年十月下旬的一個午後,福智高二同學到附近的平和社區做校外教學,突然聽到路邊傳來丫丫的叫聲,同學們尋聲而至,發現是一大籃的黃色小丫(鴨),大家的心智年齡瞬間倒退十歲,好可愛!好想養!聲音此起彼落,問了主人為什麼丫鴨放這裡,主人回答說:這是公的蛋鴨,因為沒有經濟價值,所以要用曝曬的方式讓牠們死掉。

  學生們一聽個個收斂笑容緊張起來,還搞不清楚什麼是沒有經濟價值,只知道主人的目的是要牠們死掉,他們拜託老師,跟主人要這些丫鴨,這時的心情不是好好玩好可愛,而是牠們就快死了,拜託老師:我們想「救小鴨」。

  老師也不敢冒然做主,就請問校長:有兩百多隻小鴨快死掉了,我們能不能把牠們帶回去?

  校長一聽,兩百多隻,園區這麼大,還有附近的農場當後盾,應該不成問題,就請老師去把牠們載回來。

  晚餐後,校長又接到老師回報的更正數量,這真是個美麗的誤會,居然是近三千隻小鴨,當時學生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,我們要救當然是救全部,所以全數將牠們載回來;這下子不只是校長一個頭兩個大,所有在場的人都找各種資源,打電話、傳line希望能找到適合的場域來安置。
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仍然得不到回應,這時校長決定搭建臨時鴨舍,幾個師生用仁德樓工地的板模圈起一個鴨舍,孩子滿懷興奮的把鴨子放進去,看到了鴨子開心的在草地上奔跑,我們也感染到鴨子的心情一樣高興;但是這種快樂很快就不見了,緊接而來的是悲傷與不捨,孩子們看到這群丫鴨飛奔出籃子後,留在籃子底下的是一隻隻冰冷的屍體,小鴨被餓死、踩死似乎是牠們原本的宿命,但我們想要翻轉這種對丫鴨不公平的宿命。
  孩子們不顧牠們發出的惡臭,幫牠們集中起來,另外一群人就到校園的一角落挖坑,準備掩埋這些失去生命的小鴨;加入救援的老師同學不斷增加,大家的手都不曾停下來,他們在跟死神拔河,要在死神的手上把丫鴨搶救回來。隨著時間的消逝,獲得自由在草地上奔跑的丫鴨越來越多,原本圍好的鴨舍已無法容納,於是擴建再擴建,放大三倍才能把牠們安置好;而另一端挖坑的同學紅著眼眶,從十公分的深度再加深再加深,到三十公分的深度才能掩埋所有來不及搶救的小生命。
  今天晚上,孩子們終於可以暫時放下心了,誰還管自己身上的泥土、糞便跟令人發噁的臭味。

  翌日,知道這件事的老師帶著同學來關心這群小鴨,有的換水,有的餵饅頭,還有小一同學送上背書祝福、唱讚頌給小鴨,希望牠們將來能得人身,長智慧學習順利。
  這時得到了消息,「糧薪庇護農場」剛好有空出一個雞舍,可以安置這些丫鴨,孩子們知道後,馬上自發性動員起來:把籃子沖洗乾淨傳到鴨舍,在鴨舍的同學溫柔的再把鴨子一隻隻的裝進來,又在鴨群中發現有敵不過死神召喚的小生命,於是又有人拿起鋤頭、圓鍬去挖坑準備再來掩埋牠們,另一端老師同學發現丫鴨全身溼答答的,就拿著衛生紙擦去身上的水份不讓小鴨失溫,再放進籃子。
  牠們剛來的時候一籃是裝八十隻,我們為了避免過分擁擠造成踐踏,特意只放45~50隻,然後送上車再度踏上了牠們的旅程。
  到了「糧莘庇護農場」,這裡跟園區的環境很像,房子不多,只有一棟建築物,四周是廣闊的停車場跟農地,應該可以當小丫鴨的快樂天堂,主人是一個很開朗很有愛心的人,看到我們來了就不斷讚嘆學生們的愛心,帶著我們去她準備的新鴨舍,是在農場裡面有鐵網圍住可以防止野生動物攻擊,還有棚架可以避雨。
  我們接力將一籃一籃的小鴨送進鴨舍,把門關上然後放牠們出來,在場的人都好開心好感動,終於讓小丫鴨重獲新生。
  因為三千隻小丫鴨,讓四百多個師生綻放心中美麗的花,共譜生命交響曲;園區的孩子對於周遭的問題不是漠視不會無感,而是真實的面對,想辦法找資源來解決;這不是出自天性或是來自本能,而是園區的環境教育他們互助合作善用資源,生命教育讓他們尊重生命愛護生命。
  感謝所有支援這次行動的老師跟同學,還有背後祝福牠們的人,謝謝「糧莘庇護農場」的場主及工作人員,給了小鴨庇護場所,最後要感謝這三千隻小鴨老師,著實的為我們上了一堂生命課。
福高老師 鄭人豪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