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恩深遠難忘

師恩深遠難忘


  有些師長的恩,當時令年紀小小的我感動,知道老師如此關心我;等到事過境遷,時日久遠,自己比當時的老師都還要年長了,才懂得那時老師對我的珍惜如此長遠深切,甚至超越了我所有的家人。


  六年前,媽媽臨終前幾天,我陪侍在床側已經快要兩週了。


  爸爸看我用所學的中醫理念,寸步不離照顧中風在床的母親,所有的家人都等著我向中醫老師請示,做大大小小的決定,突然有感而發:「小綠,想想爸爸這輩子真對不起你。你是我們家中最會讀書的孩子,但是我完全沒有給你機會,其他孩子再怎麼弱,我都給她們讀大學,但是你最會讀書,我卻要你讀師專。如果,當初我讓你讀高中、讀大學,也許你現在就是一名醫師了。」


  我低著頭,不敢注視父親,深怕稍稍移動,眼淚就要奪眶而出。


  這是我從來不敢想的念頭。當時年紀小,只知道:沒關係,繞個彎,我靠自己的力量也能讀大學,沒關係的。


  一陣靜默,我知道父親在等我說話。


  我安慰父親:「其實,這樣子也許是最好的安排,該當醫師的,到頭來就會當的,如果命中沒有,也強求不來。」

  

  「還有,如果真的那麼會讀書,現在恐怕就是西醫了,在我看來,不見得是好事。也許就是繞這樣的一個彎,我才能學到最珍貴的中醫,所以這是好事。爸爸!沒關係的。」


  靜下心來,想到15歲時,我的國中導師在我選填志願時,看到我的報名表,只報名台中區,特地找我到走廊個別談話。

  

  「小綠,你的實力是可以報考台北區的,我看好你,可以就讀一流學府的,北一女,沒有問題,去報考看看。」

  

  「老師,高中考哪裡,對我來說,都是一樣的。因為我的家人希望我去讀師專,所以高中考哪裡都是一樣的。」


  「那你還是可以去考考看,看自己的實力,一方面為校爭光,也可以為自己爭取一個機會。你這一輩子只有讀師專,當個小學老師,真的太可惜了。大學的路很寬廣,能夠看見不同的天空和視野,你一定要去試試看。」


  大概說服了十分鐘,就在我連連謝謝老師的感謝聲中結束,我依然不敢想北一女這個遠在天邊的夢想。


  幾天之後,老師不放心,又找我去走廊說了第二次。這第二次,未曾讓我改變心意。但是我開始有了一個決定:「大學,是一定要讀的。因為老師這麼在乎我,比所有的家人都還要在乎我的未來。」


  今天,在福智國中仁德樓二樓科任辦公室,當初殷殷切切盼我去考北一女、讀大學的恩師,就坐在我座位的右手邊。


  前幾天,教師節當天,我忙碌不堪,抽空去買了一杯但說無坊的巧克力奶,作為教師節禮物送給我的恩師。我很想把這個轉折說給她聽,但是我面對著她真摯的眼睛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只能在教室裡,轉而對我的學生說,因為我們師生倆正教著同一班學生啊!孩子們懂得我,我透過對孩子們訴說師恩浩蕩,希望秋風飛揚,把我的心意傳給老師。


  沒想到,連續兩年送的巧克力奶,讓老師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給我,我看著看著,覺得自己的心意非說不可。於是,在教師節已經過了幾天的今天,坐下來,寫信給我的恩師—-陳紅春老師,並祈求她白內障手術順利。

作者:福智國中老師 小綠

發表迴響

向上滑動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