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高第七屆校友袁晟凱,畢業後回新加坡,剛服完兩年兵役,趁入大學就讀之前,回園區探望母校及師長們。他小五進園區,2015年畢業,離開生活八年的園區,回到生長地,再度從自由身進入軍中服役,展開另一場人生的歷練。

  入伍前兩個月的新兵訓練很像魔鬼訓練,雖然很操,很不快樂,但熬過那關,自己成長很多,體力也變好。

  新訓結束後分到裝甲部隊,要接受很多的野外訓練,也都很有挑戰性。還要面對同僚不好相處,長官的要求高,脾氣也不好,覺得很痛苦。幾次都想放棄,裝病或想逃,後來有父母及好朋友相勸,開導我至少利用這兩年,把人我互動的能力培養好,也可以報答國家。雖然很少人喜歡軍中生活,但它已成為我成長過程中的一種磨練。

人際互動
  軍中生活跟園區很類似,一天24小時跟不同個性的人相處在一起。我常遇到一些很自我又很自私的人,他們常常會搾取我的利益,雖然心裡很不高興,但想到他們也有好的一面,就試著去看他們的好,學習放下自己,去了解別人,慢慢地,比較認識他們,他們也比較認識我,才覺得他們也沒有想像的壞,就可以和他們互動,一起玩,這過程中,自己並沒有跟他們同流合污,或變壞。人際互動這方面,園區幫我很多,因為我比較會觀察,也比較知道怎樣善巧對待別人。

生活技能
  園區培養的生活技能,已成為我能力的一部分。軍中常有訓練,衣服髒了,不是自己洗,就是累積起來,休假回家洗,我怕麻煩,找時間自己洗。軍中常會檢查內務,檢查環境。某天班長檢查內務,看到我的衣櫥,就誇獎晟凱整理得很好。我自己有整理的系統,覺得衣櫥整齊了,物有定位,找東西就不會浪費時間。

夜店經驗
  退伍後,有一次和軍中朋友去夜店唱歌、跳舞、喝酒,因為人很多,推來推去,覺得無趣,就和朋友去點飲料,突然有個人,把我攔住,就說: 「要打架,是嘛….」我覺得莫名其妙,我根本沒撞到他,因為在軍中有經驗,就很有禮貌跟他說:「對不起。」也請他借過,他就一推把我推出去。這個可能會釀成大禍的事件就這樣解決了,我覺得這是園區和軍中給我的幫助。
  夜店生活並不是我想要的,因為生活都被打亂了。雖然我白天經常沒有精神,但我知道白天醒著是正常的。聽朋友說他白天睡覺常是睡到下午三、四點起來,晚上醒著,直到清晨四、五點才睡,他們是夜行動物,這樣過生活對身體並不好,有規律生活對自己比較好。

給學弟妹的真心話
  我在園區大部分過著沒有目標的生活,為了讓父母高興,就勉強撐過去。後來等到我確立目標時,才發現園區的學習滿難得的,有了方向就會努力。高中後面兩年,是我在園區最精華的時光,學到的東西最多。所以為自己立目標是很重要的事。

  除了體會目標的重要外,最受用的是自我反省,這在生命教育課學到。以前一直刻板認為這種課很枯燥,當我認真聽下去,才覺得它可貴,它教我很多做人的準則,怎麼解決困難的方法。有時心情不好,偶爾翻閱成長札記寫的內容,會找到一些答案。我覺得生命教育學到的東西,可以陪我到老。

  雖然在園區不輕鬆,但收穫很多。就像種蘋果,沒成熟前是酸的,轉成紅蘋果時就變甜。有人畢業時還沒看到成果,可是等到出社會,有些歷練的時候就會覺得很有用。每個人成熟的時候不一定,只要在園區肯努力一定會有收穫,不努力的話,別人怎麼幫你,也不會有成就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