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下雨的午後,我和爸爸、妹妹一起去黃昏市場買酪梨,經過了形形色色的攤販,從吃的、穿的到用的都有,踩在那黑黑黏黏的水泥地,其實心裡不甚喜歡,加上陣陣傳來的剁肉聲,及難聞的腥味,只想迅速買好東西逃離這裡。
  此時,卻看見一攤魚販中,有一條攤在淺盤上的魚,正大口的喘氣,但身無分文的我,即使佇足良久,也只能不好意思地走開。
  看到剛買好酪梨的爸爸,連忙問他:「可以把一條魚買來放生嗎?」爸爸想了想就答應了,我立即領著他們到那魚攤。但是,當我指向盤子時,卻發覺:竟然變成三條魚!不過爸爸仍走向魚販示意要買來放生,此時,卻有位阿姨順勢喊來:「要放生啊,喏,這裡還有。」爸爸皺了一下眉頭,問我還要買嗎?但錢是爸爸的,我還是讓他來決定。結果爸爸點點頭,魚販便從後方再拿來兩條魚。不料阿姨又喊來:「只剩三隻了!這三條魚也在呼喚你們啊。」這時,爸爸深吸了一口氣,把魚全都買下來了。
  此刻,我想起真如老師買下一卡車的豬的故事,當時她是怎麼辦到的呢?
  就這樣,我們提了八條肥碩的吳郭魚,和一大袋酪梨,擠進了一臺小March車,魚還不時的在袋子裡跳,回到家時,已經有一條魚翻出了袋子。
  我們趕緊把牠們放進裝滿水的桶裡,還換了一輪水,並放了八顆摩尼丸,幫魚皈依、念佛後。我們討論著要去哪放生比較好呢?總不能隨便亂放…這時我有點後悔買吳郭魚,因為牠們是外來種,很容易繁殖,還會妨礙到本地魚類的生存。
  最後決定到南投的一條河中,那裡垂釣的人很少,應該比較合適吧!從台中出發,共花了二十幾分鐘的車程。那條河,水流速度很快,還混著泥沙,魚一下去便不見身影。
  突然爸爸意識到只放了七條魚!仔細核對,爸爸兩隻,媽媽兩隻,我三隻,真的只有七條!全家人懊惱著怎麼沒有看清楚,讓一隻魚落單了呢…不管牠掉在哪裡,肯定有一個多小時完全沒有水可以呼吸。當我們想著如何將魚安葬時,我驚覺:原來不喜歡跟著整體,所要承受的後果這麼可怕!
  離家越近,我們越緊張。一到家,先是檢查那臺March車,卻一無所獲。爸爸想了一下,覺得可能是掉在車庫了,我立即自告奮勇地去開門,果然就在鐵門的角落!吳郭魚,正輕輕的喘氣,似乎快要進入"下一階段"…
  其實在我們家前面就有條河,不過釣客很多,因此爸爸堅持再"專車護送"那條魚到南投放生。過程中我們的行動背後是真如老師的行誼在支持著。她讓不喜歡魚類的我,會開始問自己:「你覺得有情…很髒嗎?」進而幫助我試著練習換位思考,去想想牠們絕望的感覺。

作者:福智高中學生 范又方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