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老師,為什麼你每次來上課,都可以那麼快樂?」熱愛教學的黃惠玲老師因為希望學生快樂學習,常常提醒自己保持愉悅的心情,把快樂帶給學生,讓他們在課堂上放鬆心情學習。即便遇到比較吵鬧的班級,也會耐著性子,設想學生的立場,引導他們啟動學習的動機。

  黃老師是福智國中的美術老師,性情開朗、聰慧。她認為學生之所以吵鬧,是因為他們沒有目標,老師踏進教室的第一分鐘非常重要,要給學生這堂課的目標,學習什麼,進度到哪裡。通常學生知道要做什麼,很快就會進入學習狀態。

  她上課節奏很緊湊,但會留一些時間,信手拈來一些故事,分享對事情的看法和角度,因為都是身邊發生的故事,所以講起來很生動,特別吸引人。學生們很喜歡上她的課,期待聽到她的故事,一位學生在送給黃老師的卡片上,寫著「上美術課,學到的不只是美術,而是生活。」雖然美術一周只有一次,黃老師對學生的關懷,點點滴滴,留在學生心中的卻是歷久彌新。

 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本書,黃老師從家人和周遭的師友聽過很多他們親身發生的故事,而自己也經歷不少人生的悲歡離合,因此有說不完的故事。黃老師大學讀美術系,擁有兩張教師證,在國高中兼課7年,但無法忍受流浪教師,一場又一場沒有尊嚴的甄選,失望之餘,隻身從南部到台北創業,從開小畫室教四、五個小朋友畫畫開始,幾年後,婚姻、事業順利,當畫室有四十多個學生時,她又不滿足的向觀音菩薩祈求,希望自己能像日常師父發利眾的大願,如果能到學校教書,就可以利益更多人。

  學《廣論》一年後,參加了淨智營,首次聽到園區招募有教師證的教師,黃老師內心為之一動,但因新婚不久,不敢聲張,寫了幾次履歷都沒敢投,不斷祈求,終於五年後,得到先生和婆婆的支持,如願到園區教書。

  「我想成為什麼樣的老師呢?」藝術美感教育是現代國民不可少的素養,但不是要培養專業畫家,「美術課,我想教給學生什麼?只是美術上的學習嗎?還是可以帶給學生更多思維的空間?可以利益他一輩子,未來仍可受用的學習呢?」黃老師曾不斷自問。

  回憶從小到大,自己經歷過很多波折,國高中時,老師上課講的生命經驗,都對她有啟發的作用。十多年前,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慘痛遭遇,陪她走過兩年生命的低潮,是日常師父的《廣論》帶子,若不是師父用很多故事開導她,不敢想像她今天會是什麼樣子。黃老師終於知道她想成為一位能幫助學生探索生命、提升心靈的老師。

  進園區的第一年,學校請她帶十二個班,她滿心歡喜地接受,又聽到學校缺少「藝術與人文」領域表演藝術的專業老師,雖然大學曾修過,但是不符合現行規定,學校希望黃老師參加專業進修,成為合格的師資。為了讓學生有學習的機會,加上自己很想吸收相關課程,她得到家人的諒解,犧牲了兩年寒暑假,終於通過合格證照。

  新學期開始,黃老師除了美術課,還有表演藝術課,學生似乎對後者的學習興趣更高,透由肢體表達的學習,未來有更多機會,幫助學生深入探索人類世界,勇敢正視生命中的現實與不圓滿,提升同理心,懂得接納自己、尊重他人、珍惜當下、努力學習,回饋社會。

園區採訪 陳瑞香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