園區心故事

那一天,我們去看花

        初春三月,園區處處鳥語花香。那天正在出考題,任教於高中的先生,邀請我去欣賞「一棵開花的樹」──它是位於國土保育地入口處的一棵苦楝,有三層樓高。由於附近沒有遮蔽,任由枝幹舒展,因此樹型壯碩完整。當我佇立其下,看到滿樹一叢叢的紫色小花開得如此奔放,我興起找一天帶國三學生來欣賞這棵樹的念頭。
     那一天特別熱鬧,春天帶來勃勃生機,連操場也沸騰起來,那兒正舉辦著高中運動會。槍聲、搖旗吶喊聲、和那揚起的塵土都催喚著年輕的心一起舞動。這可不是一堂適合坐在教室裡的國文課,我說:「我們去看樹吧!」
  走往看樹的那一端,四周一片寧靜,隔絕了運動會的喧囂,學生頓時都安靜了下來。我們一隊二十餘人,前前後後腳步緩緩,少了聊天的雜語,唯有徐徐的清風,清風裡飄送的花香,拂過我們的心房,帶領我們尋覓紛雜以外的世界。
        這一刻,孩子們的感官敏銳了起來,整路上孩子們談樹說花:看到柳,有的說她姿態婀娜,有的說她柔軟謙遜,有的則聯想柳(留)在文學上代表的離情依依。文學的意象好像在生活中鮮活起來。柳,化身為柳腰的少女,化身為豐子愷筆下的謙謙君子,又化身為詩經裡「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」的溫婉柔情。那些先輩濾清了現實功利的殘渣,釀造出光風亮節的文學作品,在時光的發酵中,讓我們一飲酣醉。「鳶飛戾天者,望峰息心;經綸世務者,窺谷忘返。」或許我們看的不是奇山異水,天下獨絕;但在自然的懷抱裡,還是得以貼近文學裡 情感的樣貌,重新體會它所給予的啟發,覓得人世進退的智慧。
  學生寫著:「『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』今天我終於體會到了,我們一路上觀賞的花草樹木都沒有言語,但我們卻不由自主地靠近它,欣賞它,並且享受它所帶來的氣息,這就是大自然無敵的力量。…」
        也有學生寫著:「…有一(櫻)樹上的花爭相綻放,深粉紅到淺粉紅,有著一身美麗的打扮,但它為何如此與眾不同,才發現它長在最肥沃也最髒的地方(化糞池)。……」 

        我似乎看到:從源遠的心靈所體會的諸多人世之道,在這一刻匯聚,交給了它的下一代。下一代在傳承了這些養分之後,但願他們也能在這個極力追求競爭與物質進化的時代中,貼近單純而深刻的喜悅,創造出人類下一代的幸福。當我們接近苦楝,幾位學生喊了起來:「那是什麼味道?好像痱子粉喔!」「怎麼遠遠的聞起來很濃,靠近反而聞不到呢?」「老師,你看它的樹幹裂開了,是不是長大的過程把自己撐開啊?」「老師,你看苦楝花雨!」有人輕輕搖著枝枒,紫色小花如雨般飄落下來。她們微仰雙頰,輕閉雙眼,讓花直直飄在髮上、額上、頰上,然後掠過微揚的嘴角緩緩落下。

  「…走著走著,甜甜的味道陣陣飄來,走得越近那棵蓊鬱的大樹,香味越濃郁,直到站在紫色花點綴的大樹前,香味才變得淡雅。我輕柔地閉上雙眼,寧靜地摸著滄桑的樹皮,我透過手傳遞感受給大樹,大樹都知道;我睜開雙眼搖著樹葉,紫花紛飛,猶如飄雪。這一刻,真美!」(學生寫)。
  「…仔細觀察它強壯的樹幹,厚實的樹皮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撐開,像一刀刀的疤痕,但它卻沒有因為這些痛苦而放棄生長,反而堅定地繼續往上爬。」(學生寫)
  我靜靜的聆聽這些即將消失在花香裡的言語,以眼記錄即將消失在時空中的身姿,以一種極度禮敬的心收藏。
  我跟隨學生的角度探索,這一刻,他們是老師,我才是學生。忽然,有人呼喚我:「老師,快來看,這裡有琥珀!」原來是細枝椏上垂下來一根凝結的樹脂,她們找了班上最高的同學,踮起腳尖伸長手臂,似乎與樹爭高,把它輕輕摘了下來。仔細一看,那樹脂的底端是水滴大的圓球,裡頭正好完整地包了一朵小紫花。大家都好奇地湊過來端詳,有人說若干年後,它將成為琥珀,保留住時空和記憶。
  兩個禮拜後經過,繁花雖已落盡,我仍記起學生的札記:「……啊!難道是妳苦戀著春天,守了一個漫漫四季,因而苦練出這身裂紋斑斑?到了此刻,再將痛楚化成淡紫小花,一訴傾心?妳名苦楝,身亦苦練,心亦苦戀。」苦楝守候四季,只為等待春天時,義無反顧地傾訴;在四季流轉中,它將醞釀再一次的盛開。我但願,那心中的苦楝花,也一年一年的開下去。
作者:福智國中老師慧依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