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術後調養這段期間,我感覺自己像個小嬰兒一樣被爸爸媽媽細心呵護著……。   出院前,爸爸媽媽就全副武裝的,先來到調養身體的「養心齋」,把偌大的寢室整個掃拖清潔、消毒一番,床墊、棉被準備好。我的輪椅必經之地,Read More →

  幾天前遇某老師跟我談心事,她提及母親往生後才知情重。   今早騎車時,思及自己往生五年的母親,那種細膩到不著痕跡的呵護,幸福與感恩的淚水模糊視線。   可惜,她不在了。不然,我買的新房子快要交屋了呢!   Read More →

  星期五晚上我們小組共學數學模考,四個臭皮匠發揮的功效,竟發生了意料之外的收穫。   之前和組內同學經過一番討論,我們大致上擬定出這次共學的方向及討論的內容和方法,我們特別挑選大家都不會而且都錯的題目做討論,Read More →

  有一天放學後,在路上遇到國三的曾同學,和他打招呼時發現他悶悶不樂。當時我準備要回家,但看他的狀態不是很好,於是就先陪他走走聊聊。   一路上使出一些花招,想逗他笑,不過看得出他笑得很勉強,但至少笑了,於是就Read More →

  上回懇親,鈺恩給了我一個香皂小盒子,裡面裝了許多紙摺的小星星,我以為這是紙片小香皂,不疑有他的存放著,直至最近有需要才拿起來使用!   原來!原來!   它不是香皂…   而是!而是!   鈺恩Read More →

  曾給學生出了一道作文題目「一道菜的滋味」。而在我們家最幸福的滋味就是白粥,負責這道白粥的主廚是我親愛的老爸,記不得他煮了多少個晨曦,只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除了過年早上要拜拜外,白粥從來沒在早餐中消失過,不Read More →

  又是一個晴朗的週日,我心情不錯。想到媽媽交代要整理書櫃,於是便動手進行。突然,我看到書櫃一角有一本塵封已久的相本,就開始翻閱……。忽然,我眼前出現了一張舊照片。照片中的爸爸,用他那雙看起來孔武有力的手,堅強Read More →

  這兩週廚房實習課,帶我們的廖老師都不太理我們,我只好一直跟在後頭,越跟心就越急,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,讓老師不理我,我急得哭了,但也不敢多問什麼。   到了下課前幾分鐘,老師終於開口了,要我們把鏟子洗乾淨,等Read More →

  去年政大盃硬筆字比賽有一位同學很想參加,但是他的字寫得不好,為了鼓勵他練字,我們約定一年後一起參加今年的比賽,經過一年的努力,那位同學寫字有明顯進步,雖然校內初選落選了,我還是很讚嘆他的學習態度。   我自Read More →

  為了因應學測的準備,王老師在戶內把我們的座位做了些調整,分成四人一組,由小組長帶動,同學之間可以互相幫忙,讓班級學習能夠更進一步向上。   星期五晚上是組內數學共學,我們排的進度是學期初考的數學模擬考試題,Read More →

  國中時媽媽說我任性,我不相信。長大後朋友們說我熱心活潑,不可能任性。教書後卯足全勁,努力不懈,跟任性絕緣,我一直這樣認為….直到在蔡毓華校長身邊做事,我終於知道媽媽是對的。   蔡校長在我心中是Read More →

  許主任在福智國小擔任總務主任已經三年了,看他忙上忙下,總是帶著笑容和熱誠,許多工作他可洞察先機,減少許多事後的補洞麻煩事。但是遇到無法理解的人,也可先退後一步順從對方,事後再收拾整理,他仍是面帶微笑,歡喜完Read More →

  暑假淡大旁的街道,冷冷清清,店舖拉下鐵門。路旁的土地公廟,供桌上孤獨的亮著一盞小燈。我,靜靜的走在街道上,突然遠方出現了一座紅綠燈。我凝視著它,腦中浮現出了那一場車禍。   這裡是往淡大的一段斜坡。區公所在Read More →

園區教師讚頌班成員不多,卻精彩非凡,絕大多數的精彩來自其中的靈魂人物――林素琴老師。 她擁有一雙點石成金的指揮妙手,即使是千軍萬馬壓境,也會立時化成繞指柔,一推一拉,一畫圓一勾起,我們的聲音就被施展了魔法,或渾Read More →

  週日我們班策劃了一個台西(位於雲林縣)海岸淨灘活動,感謝導師的指導,以及許多家長的協助,讓我有機會參與這場拯救地球,愛護生命的行動。   在看不見海洋的城市裡,垃圾充斥在各角落,真的很難聯想到流進海洋的垃圾Read More →

        初春三月,園區處處鳥語花香。那天正在出考題,任教於高中的先生,邀請我去欣賞「一棵開花的樹」──它是位於國土保育地入口處的一棵苦楝,有三層樓高。由於附近沒有遮蔽,任由枝幹舒展,因此樹型壯碩完整。當Read More →

  在跟學生的相處中,發現真的有一些孩子不會或不願表達自己,而且顯示出來的似乎都是弱點。正因為這樣,所以師生間產生了許多磨擦。   但是隨著相處時間日久,孩子身上的亮點會在不經意中顯現出來,閃爍著耀眼的光芒。等Read More →